回首页 丹青传神 雕形塑像 鬼斧神工
中华美术>总述>点线韵律

第五篇:汉隶,书法的重大变革

图1-6:汉隶《曹全碑》

  相传秦朝有一个叫程邈的徒隶,因为得罪了秦始皇,被关在监狱里。程邈看到当时狱官时的么牌用篆书写很麻烦,就作了改革,化繁为简,化圆为方,又创立了一种新的字体。秦始皇看了很欣赏,不仅赦了他的罪,还封他为御史,并将这种字体规定在官狱中应用。因为程邈是个徒隶,这种字体起初又专供隶役应用,所以称为隶书。这个故事可能有很大附会的成分。实际上正像书法的产生一样,隶书也是靠日积月累许多人共同创造的,程邈所做的大概是整理工作。

  从考古发掘的材料来看,战国和秦代一些木牌和竹简上的文字,已有简化篆体、减少笔划、字形转为方扁、用笔有波势的倾向。这是隶书的萌芽。西汉时,书法中隶体

图1-7:汉隶《张迁碑》

的成分进一步增加。长沙马王堆出土的西汉帛画《老子》已有了明显的隶意。隶书成熟于东汉。汉桓帝(147-167)、汉灵帝(168-189)时代,是隶书的盛期。

  隶书的出现,是书法史乃至文字史上的一次重大变革。从此,书法告别了延续3000多年的古文字而开端了今文字,字的结构不再有古文字那种象形的含义,而完全符号化了。隶书承上启下,上承篆书,下启楷书,是一个质的转变和过渡。作为书法艺术,它打破了原来篆书单一用笔的局限,而有了十分丰富的变化。前人称篆书笔法为「玉箸」,即玉做成的筷子,横平竖直,均匀圆润。字的结体规矩严谨,较少变化。隶书则不然,它的点划分明,粗细有致,波画有蚕头燕尾,一波三折。用笔有方有圆,或方圆兼济。结体或险峻跌宕、坚挺雄健,或秀丽工整,圆静妩媚,或坚守中宫、凝重端庄,或大开大合、意气飞扬,可谓千变万化,各臻其极。这真是书法史上瑰丽的一章。近人康有为极力推崇汉隶,他在《广艺舟双楫》中写道:「书莫盛于汉,非独气体所高,亦其变制最多,皋牢百代。杜度作草,蔡邕作飞白,刘德升作行书,皆汉人也。晚季变真楷,后世莫能外。盖体制至汉,变已极矣。」

  汉代书法的雄强朴茂之风与当时的社会风气有关。汉代隶书蕴涵着一种博大的气势,充溢而涌动着雄健的力量。精美绝妙的汉隶至今仍然散发着无穷无尽的艺术魅力。

  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汉代隶书,都是凭当时刻在石碑上而保留下来的。可惜当时书丹的作者没有留下他们的姓名,后人只好以某碑或某碑铭文内容为其命名,例如:《乙瑛碑》、《史晨碑》、《礼器碑》、《石门颂》、《华山碑》、《曹全碑》(图1-6)、《西狭颂》、《张景碑》、《张迁碑》(图1-7)等等。

  汉代书法,除碑刻外,还有书写在木板(北方)和竹板(南方)上的汉简。简板上的汉隶远不像碑刻上的那样严整、肃穆、气势恢宏,而是活泼灵魂、变化多端,甚至漫不经意,富于幽默感。如果把碑刻喻为工笔,那么汉简则如同写意。汉简的字体自然天真,粗头乱服,不修边幅,甚至草率,其中一些似乎透露了晋人行草的信息。

1.书法,中国美术之魂
2.中国文字的雏形
3.甲骨文与金文
4.碑刻的开端
5.汉隶,书法的重大变革
6.书圣王羲之
7.为楷书立法度
8.狂草,书法中的表现主义
9.熔碑帖于一炉
10.迹近天然的「散草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