鹰鼎与狗□

四大石窟造像 话说狮子把门
秦俑,世界第八大奇迹 举世无双的乐山大佛 丰碑上的历史画卷
马踏匈奴与马踏飞燕 俑,陪葬的塑像 《收租院》
雕与画结合的画像石 充满人情味的晋词侍女 雕塑发展新阶段

 鹰 鼎 与 狗 □

图3-1:鹰鼎(陕西华县出土)

  在原始社会末期,居住在黄河和长江流域的原始人,已经开始制作泥塑和陶塑了。

  1975年,在陕西华县爷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墓葬中发掘出一件陶制鹰鼎。(图3-1)它那精美的造型引起人们的赞叹。陶鹰鼎通高只有36厘米,但看上去显得威武而雄壮。鹰的前胸为鼎腹,饱满粗壮,器口开在鹰的背部。鹰的双目圆睁,周身光洁未加纹饰,喙部呈有力的勾状。鹰鼎整体结构简洁,体积感很强,鹰的双足和尾部为鼎足稳定地撑拄于地,后收的双翅围过鼎的中后部,开成一种前扑的动势,配上鹰头部的大眼、利喙,使这只鹰显出威风凛凛、桀骜雄猛的气势。这样一件体量并不算大的陶塑,竟产生出非凡的气魄和雄强的力量感。

  黄河中上游地区先民给后人留下不少孤儿陶塑杰作。枭形壶是将壶的顶部做成猫头鹰的头面,其中可能含有某种图腾崇拜的意义。有些器物的盖纽或口嘴做成人头形或鸟兽形,稚拙而有趣。

  黄河下游的陶塑中最有代表性的是陶□。陶□的种类很多,有猪□、狗□、兽□等。这些陶□

既是对某种动物形象的仿造,又是一种器皿,所以,作为动物的造型,大都是扬着头呼叫,但神态并不雷同。例如,同是狗□,有的张着大口,翘起小小的尾巴,彷佛已经看到可口的食物,发出阵阵叫声。另一些则伸着长颈,抬着头,眯起眼睛,曲卷着尾巴成为器物的手柄(图3-2)。猪□的造型圆浑,好像低觅食,一副埋头苦干的样子,既可笑又可爱,很好地表现了猪的形体和习性特徵。

  如果说黄河流域的陶塑大都是把动物的塑像与器皿结合起来,既具有观赏性又具有实用性,那么,长江流域的陶塑则是一些形体较小的单纯的动物塑像。

  在湖北屈家岭文化、浙江河姆渡文化中,出土了一些手捏的只有数厘米大小的动物雕塑。从它们的形状来看,是经过特意烧制的陶制品,如陶鸟、陶猪、陶鱼之类,造型完整而有情趣。好像是当时在制作大体陶器之馀,用剩下的泥巴即兴做出来的。不知是否专门为孩子制作的玩具,还是另有用途,总之,它们主要起娱悦性情的作用。在黄河中游早期的遗址中也有类似的动物陶塑发现。

图3-2:狗形□(山东省胶县出生)

  陶塑小动物都是在新石器时代人们定居后普通饲养的猪、羊、狗、鸡等家畜,反映了制作者是在日常生活中经过观察,发生兴趣才去加以表现的。原始陶塑的含义可能是多重的,也是比较模糊的,从而带有某种远古的神秘感和莫解的奇妙。其表现手法真实、朴实、自由、夸张、概括,一点也不雕琢,体现了一种随意美、稚拙美。它们为后来较大和较精细雕塑的制作奠定了基础。